一只刺猬,一阵清风就好比以前与现在的我

阿乐随谈的图片

晚饭过后,我决定先到公园里消解一下自己饱腹后浑浑噩噩的思绪,再去刷那堆积的碗筷~
从去年寒假算起,我已经在家里度过了8个月。从上个月开始,我承担起了午餐和晚餐以及饭后收拾餐具和厨房的责任,为的是在为数不多的“家里蹲”的日子里让自己充实起来。
在公园里,我拨通了大学同学的电话,长达两个小时的通话在10点15分前后结束。洗刷、洗漱完毕后,我坐在电脑前开始了今天的记录。
聊天内容和之前大同小异,内容涉猎极为广泛,从国际局势到家长里短,从马克思到“奥力给”。
今天的天气和温度与往日也没有什么区别。
由于我一向喜欢用耳机通话,搭配我粗旷的声线和如同卡卡西结印一样变化莫测的手势,可想而知,在路人眼里,如果我不是在玩行为艺术,那就指定是有点毛病。
不过这些都不重要,倒是今天的某些谈话内容让我此刻依然印象深刻。这些内容把我的记忆带回了不算太久远的过去……
坦白地说,大学的记忆于我而言不算圆满,如果非要我用一个词语形容,我觉得“拧巴”比较合适。大学的前三年,我用自己的行为完美地诠释了这个词。
那时的我始终很愤怒,对待所有的事情都是如此。现在想来,这多多少少跟我的自负和一厢情愿有关:
一厢情愿地相信,说话不计后果是直率的表现。
一厢情愿地相信,所有人都能无条件地理解我突如其来的暴脾气。
一厢情愿地相信,自己的所有行为都可以用“真性情”解释。
一厢情愿地相信,所有人都会喜欢我,即便我不懂迂回,不接受任何与我相悖的看法,面对自己讨厌的事情必然要用最激烈的方式在第一时间给出回应。
事实证明,我是错的。
就像我不会感谢一个打了我一巴掌,又给我一个枣的人。
对于我这种凡事走极端的人,多数人很难记住我曾经多少次无限制地给予某人超出正常范围的好,因为不管我付出过多少实际行动,我那张“开过光”的嘴都会在某个时间把我已经树立起的形象彻底推翻。
这些困扰几乎伴随我整个大学时光,直到临近毕业的那半年,身边的同学都说我变了,不像以前那样如同一只炸毛的刺猬,随时随地都在向外界传递一种信号:“你看我扎不扎你就完事了!”
但是我真正感觉到自己的变化是宅家的这近8个月时间。这8个月里,我心态爆炸的次数一只手可以囊括。
最重要的是,我开始明白。
明白曾经的那些愤怒和不理智的行为是没有必要的,明白了“君子和而不同”的真正含义。
同时,我接受了彼时我无法接受的那些负面评论。那些我当时暴跳着反驳的评论,在现在看来,并没有什么不妥。

和同学的通话即将结束时,他说他感受到了我的变化,感受到了我不同于过去的平和。
我很感激,我很感激时间。
它让我可以直面曾经的自己,那个不完美的自己;它让我学会了宽容,无论是对待自己,还是对待别人。
以前的我是一只刺猬。不经意又或是故意为之,我时常伤害别人。
现在的我,希望可以成为一阵清风,如果能沁人心脾,想来也是不错的。
不过,这阵清风里或许夹杂少量的沙砾和烟火……

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阿乐博客 » 一只刺猬,一阵清风就好比以前与现在的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