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座集中了人类的幻想和奇迹的房子

阿乐随谈的图片

每一个经过的人,都会被瓷房子独特的气质所吸引,都会不由自主地把视线转向瓷房子。

这是一座集中了人类的幻想和奇迹的房子,从此梦幻有了实物的载体。

一片一片海河底打捞起来的瓷器,按照“赤橙黄绿青蓝紫”分门别类,一片一片地拼凑起来,让厚重的建筑有了瓷器的轻盈和易碎。

橙色的疙瘩外墙配合优雅蓝白瓷片是瓷房子的主基调。

人首蛇身伏羲和人首龙身的女娲交缠在一起,互不分离,从而诞生了华夏文明。伏羲女娲的传奇故事是这座瓷房子的灵魂,点点细节围绕着他们的故事开展。

被赋予了灵魂的瓷房子,不仅仅有着创世纪的厚重,更是缠绵的小夜曲。

从瓷房子顶到下一整排排列明清时期的猫瓷枕,猫瓷枕边上缠绕着白水晶和紫水晶的龙蛇交缠的形状,也就是伏羲和女娲的又一次点题。由此,这条排水管道成为了世界上最昂贵的排水管道。

每一个石狮,每一尊佛像,每一个瓷瓶,每一个瓷盘,甚至每一盏壁灯,每一个门把手……都是价值不菲的古董。一粒一粒的天然的水晶和玛瑙密集地镶嵌在门把手、下水管道、楼梯扶手上,这些本该被陈列在博物馆恒温橱窗里的古董,现在被镶嵌在瓷房子上,成为瓷房子的一部分。

它们不再在橱窗里泛着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,而是触手可及,它们如此亲切,就像我们家里日常吃饭的碗碟。

但是数百年的时光依旧在缓缓流淌,只要你侧耳倾听,你在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听到。

瓷房子的门口站着一只精美的铜鹿,至今有700年的历史,是张连志的奶奶的陪嫁,他的奶奶是清宫的格格,这件铜鹿就是从清宫带出来的。

二楼陈列着一张梳妆台,镜面比利时进口,历经沧桑依然宛如当时。这是末代皇后婉容用过的,溥仪送给婉容的礼物,婉容第一次在水银镜前看到自己娇美的容颜,也是万分喜悦,把这张梳妆台当做心爱之物。

随着溥仪出任伪满洲国皇帝,她也随之离开天津,来到溥仪身边。这件梳妆台就被变卖流落他人之手,几经辗转成为馆长张连志母亲梳妆打扮的家具。

清朝的状元柜,老冰箱“冰鉴”,老皮箱、门楣、北魏的释迦牟尼像,金丝楠木的柜子,经过多次火烤又风干才制作成的蜷曲琴几……

一件件看似不起眼的物品,都诉说着历史,诉说着一桩桩不为人知的故事。这是时光流淌的声音。

瓷片精心贴的名画,鹿角的顶灯,就连两个卫生间的门都贴着瓷器的图案,每一个小的细节都不放过。

瓷房子三楼的顶上也同样缠绕着女娲和伏羲,中间古董瓷器拼凑着延伸出一盏精美的鹿角灯。

站在马路的对面,可以看到房顶上一辆贴满瓷片的路虎车,提醒着过往的人们,这座奇幻的建筑来自于现在。

古今中外,收藏爱好者将藏品收藏于私人博物馆,能够以展览维持博物馆的日常开支,这都是非常困难的。

但是瓷房子是个例外,现在不止做到了维持博物馆的日常开支,馆长张连志不仅仅是收藏家,更是一个成功的商人。

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阿乐博客 » 这是一座集中了人类的幻想和奇迹的房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