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就是一个闭环

阿乐随谈的图片

外婆平日里待人和善、热情,她住院的时候,很多人过来探望,每天都有吃不完的水果。

有一次,杀了一个西瓜,我就给隔壁床的林忠增和护工老徐送了一些。我们自己也吃了一些,最后还剩下一块。外婆早就说吃不下了,我也吃不下了,我就把剩下的这一块西瓜拿着准备再送给老徐吃。

结果,外婆一下子把西瓜夺过来,说要自己吃。

在这之前,外婆把一篮子杨梅收在医院的柜子里,说来来往往的人太多,你一个、我一个,会把杨梅一下子都吃完的。

杨梅这种水果,当天如果不吃完,医院又没有冰箱,第二天全部就会坏掉的。一篮子杨梅,我已经吃得牙酸倒了。外婆吃了几个也吃不下了。但是她还想把这些杨梅收起来。

我默默地看着外婆一次次像个小孩子一样,把自己的东西保管起来。我躲在厕所捂着脸,眼泪从手指缝隙中溢出来。

那个笑口常开,总是喜气洋洋,喜欢分享的外婆,如今就像一个小孩一样。
生命就像一个闭环,在衰退中慢慢成为一个孩子。
夕阳和朝霞总是相似的。

年轻的时候,外婆带大自己的四个孩子,又带大自己的外孙女,孙子,还有其他的两个小孩,孩子们都喜欢她。那两个她奶大的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,也会在过年过节的时候过来探望她。

她笑口常开,总是喜欢分享,她有高血压、糖尿病、痛风、耳鸣、神经衰弱……等等多种疾病,却总是说自己一切都好。四个子女都很好,待她也好。她的弟弟们过得都很好,也经常过来探望她,一见到她,就冲过来搂住她,叫她“阿姐,阿姐……”。还有那么多侄子、侄孙个个都有出息,卖咸鱼的、开船的。

外婆有一个弟弟78岁了,但是身体还特别硬朗。每当集日的时候,他就去菜市场帮别人杀鸭子、褪鸭毛,一天还能赚一百块呢。褪下的鸭子毛又能给他带走,这些鸭子毛又能卖一笔。他还有个门面房出租,一年光门面的租金就有八万块呢。

弟弟们也都过得这么好,外婆很满足,总是说不了三句话就满脸堆笑。

但是,现在的她,耳朵也听不清了,旁人总是要很大声地说话,才能听到。因为听不清他人的聊天,看上去跟不上他人的话语,呆呆的。

也越来越像一个小孩了,把自己所有的物品,都牢牢看管起来,唯恐被他人拿走。

脾气也越来越暴躁,不顺着她的意思,就要发火。有一次,我拿着外公的两件白衬衫,想去外面洗干净。不想被太阳晒,就戴上遮阳帽。结果,外婆一下子把两件衬衫夺过去,说洗衣服带个遮阳帽,不怕被人笑话,还是别洗了。

我知道外婆特别信任我,所以才会毫无顾忌地对我发火,知道她说再重的话,我还是和她亲,外婆才会对我发脾气。

她的孩子们,孙子、外孙女们个个都有出息,当公务员的,有很会赚钱的……外婆都要笑脸以待。谁又能理解一个耳背、痛风、耳鸣、高血压……常年承受这些慢性病折磨老人的内心。

眼看着至亲、至爱的亲人,头也不回地扎进衰老、疾病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退。你却站在彼岸,无能为力。你不能拉她一把,也不能让时间停留,世间最无奈的事情莫过于此。

就在外婆住院期间,外婆那个走路风一样的弟弟,集日的时候每天还能赚一百块的弟弟。站在斑马线上,一辆车拐弯把他带倒,抢球无效身亡。
我们大家伙都瞒着外婆,担心她无法承受这个事实。

在最后上山的时候,舅舅和舅妈还是把外婆带去见弟弟最后一面了。

回来之后,外婆拉着我的手,面无表情地说:“琳琳,舅公被车撞死了,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十天,他们都不告诉我。”

在去年的春天,外婆穿着一件枣红色的毛衣,把头发梳得顺顺的,又打了发胶。外婆是天然的卷发,她总是觉得不打发胶乱蓬蓬的不精神。

因为我带着井井回来看她,她喜气洋洋地和我一起推着井井去鲍浦庙玩。鲍浦庙里面一个人都没有,打扫得一根草刺都没有,井井在空地里面跑来跑去,特别开心。
有老人,有小孩,一切都是那么圆满。

但是,一切都结束了。

风烛之年的老人,一次次地经历人生的重创,你怎么受得了。

我拉着你的手,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。就如同当年你拉着幼年的我,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。

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阿乐博客 » 生命就是一个闭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