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生病

阿乐随谈的图片

晚上,我和井井一起躺在床上,我和井井说:“井井,你先躺在床上等等妈妈,妈妈去喝一点水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以前你一个人呆在床上都要哭,是因为都是趁着你睡着了,偷偷走掉,没有和你沟通。
这次和你沟通了之后,你坐在床上等我,没有哭。

人类的婴儿和动物幼崽一样,睡醒了之后睁开眼睛,如果看到的是睡着之前的地方,身边还是睡着之前陪伴的母兽,它们就会觉得非常安全。如果睡醒了,母兽不在身边了,它们会觉得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,会非常慌张。
人类的婴儿也是这样的。

第二天,你看到我在墙壁上贴了一朵花,那是我买的墙贴,你指着说“花”。你看到墙上的鸟,你也指着说“鸟。”
你放了个屁,然后扭头说:“咦,屁!”
彭姐逗你说:“井井,你扭头看,是看屁有没有在地上砸个坑吗?”

在山东,生了小孩第九天的时候,要邀请亲戚朋友参加宴席,山东话说“送粥米”。淼淼生了一个小孩,让我们参加“送粥米”的宴席。
我想到这样的新鲜事,我自从到了定陶还是第一次看,黄金也没有见过送粥米,我们一起去看看稀奇。

到了酒店之后,饭菜迟迟不端上来,只有一些瓜子、花生啥的。我只好给黄金剥瓜子吃,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端来饭菜,一个小时还没有。黄金吃了不少瓜子,我很后悔,耽误小孩一顿饭。
宴席端上来只好,给黄金吃了一点馒头和饼,满桌子大餐,也没有小孩能吃的。

参加了送粥米回来的当天晚上,黄金就生病了,又发烧又拉肚子,肚子疼得不得了。一天就疼了两次,连抱都抱不住,好可怜的小井井。

我们连夜骑着电动三轮车赶去医院,想着去医院可能要住院,脸盆,毛巾,被子,杯子,尿不湿,卫生纸……可以非常方便地一车带走。我说幸亏买了二手电三轮,不然小孩生病去医院非常麻烦。

医生给井井抽指尖血化验,爸爸抱着你,我非常担心你会大哭,指头戳破挺痛的。结果你好像只是被蚊子叮了一下,身子稍微抖了一下,一点也没有哭,抽血的医生也都很惊讶。

化验了之后拿了一点药回去,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第二天井井的肚子又痛起来,拉肚子,抱也保不住。彭姐急坏了,让我赶紧把井井再送去看医生。
我说昨天已经看过医生了,就是吃坏了,肚子拉空了就慢慢好了。
彭姐很气愤,说,哪里有你们这样的父母,小孩都成这样了,你们还不赶紧送去看医生。

我非常后悔,说以后再也不带小孩去参加宴席了。
想着人间的新鲜事,都让刚来到人世的小孩看看。却没有想到小孩的抵抗力差,去人多的地方,很可能会感染疾病。
我们身边又没有老人劝戒,只凭着自己的想法来,在育儿的路上摸着石头过河,让小孩无端多受了许多苦难。

一连两三天,井井也不满地跑着玩了,光闹着让抱,抱着就安稳地睡了。我们都想让你多睡一会儿,一直抱着你睡觉。
睡醒了给你吃了中药,慢慢地,你看上去精力在恢复。没有睡着的时候,也在咯咯咯地笑着跑着玩。

自从到了博文华府,很长时间都是晚上妈妈陪着小宝宝睡觉,爸爸收拾房间,累了一天他再自己打打游戏,放松一下。
我和你的爸爸说:“你也和我们一起睡觉,我们两个一起陪小孩说说话,我们也聊聊,这样亲亲热热才像一家人。”
你的爸爸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,他看着我们娘俩躺下了,也赶紧上楼洗澡和我们一起睡觉。

在这之前的几天,我们定了一批镜片,把镜片按照度数排列好,标记好,一连三个晚上都是忙到凌晨两三点。
我根本不知道这是我们最后的时光,我以为珍惜当下的每一天,我们只要不忙都一起躺在床上陪着孩子一起睡觉,和孩子说说话。孩子到三岁就要分床了,上了幼儿园有了自己的朋友,这是我们一家三口亲亲热热24小时在一起的最后时光了。

井井长大之后,你的记忆中的夜,不会只有妈妈陪着你讲故事,妈妈搂着你拍着你的背。你的记忆中也会有爸爸充满磁性的声音,他也永远柔声和宝贝说话,你的成长他也付出了极大的努力。

我以为我尽力创造每一个温馨的当下,成千上万个当下,就能够拼凑成一个清晰的未来。

井井能够成长成一个有勇气,有担当,有责任感的温暖的人;幼年得到的爱和安全感,就像一粒种子,能够让你成长成一个内心有着丰盈爱的人,有力量把爱和善意传递给他人的人。

一切都只是我以为。

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阿乐博客 »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生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