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只公鸡的陪伴,也是爱的表现!

阿乐随谈的图片

每天早晨,两只鸡都会在店铺前面的草地上打鸣,从大街上一块钱一只的小鸡仔养成五斤重的大公鸡,带着它们一起从武装部街搬家到博文华府。它们两个是和小井井一起长大的小鸡,每次小井井哭闹的时候,我们都会抱着你去小鸡,看看它们刨土,看看它们吃饭,在笼子里走来走去,你就不哭了。

爸爸还经常给它们换土,换了土之后,它们快活地在土里面打滚,把土扬到身上。
冬天冷的时候,下了好几场大雪,害怕它们夜里会冻坏,妈妈还冒着雨去鑫苑小区的车库里面拿了大纸箱,夜里让它们住在纸箱里面,房间里有中央空调,不会冷。

有一次下了冰雹,路上一个行人都看不到了,天变得黑压压的,狂风卷着土块和碎石呼啸而来,我们做的简易鸡笼上面的塑料遮雨布也被卷跑了。妈妈担心鸡会被雨淋了生病,急着说:“怎么办,鸡会生病的!”要跑去把鸡笼盖起来。爸爸说,你去干啥,我去吧!

他把衣服顶在头上,就跑去捡那块超大的塑料布,想把鸡笼盖起来,冰雹夹着暴雨,狂风卷着各种杂物,甚至铁片也在空中飞舞。他没有捡到那块塑料布,塑料布被风卷得越来越远了。他跳着跑回房间,笑着说:“我快被冰雹砸死了,顾不了鸡了!”

可怜的鸡瑟缩在塑料纸包裹起来的塑料水果箱里面,外面的铁丝笼没法遮风挡雨。

两只鸡的生命力也是超级顽强的,雨停了之后,它们该吃吃,该喝喝,也没啥事。

你一定也是超级喜欢这两只大公鸡吧!除了爸爸妈妈,爷爷奶奶之外,最先会说的就是鸡。到了店铺外面的院子里,总是跑过去看鸡。

临近春节的时候,下了好几场雨夹雪,两只鸡每天都在烂泥里面走,四只脚都踩在烂泥里,好可怜的。一只想给它们换干土,但是雨雪之后的地上到处都是湿漉漉的。

它们也长得好大了,称称每只都有五六斤重呢!

彭姐的老公张哥把它们带到菜市场杀了,我们两家各一只分着吃了,吃鸡的时候,我失落地说:“这几天雨夹雪,它们每天都踩在烂泥地里,想它们换土也没有换呢,好可怜的!”
爸爸说:“吃都吃了,你还说这些干啥!”

爸爸生性温良,即使一只鸡也不会忍心它们受伤。

自从你会走了之后,我们可以去的地方更多了,我推着婴儿车,你坐在里面,到了空旷的地方,我就把你抱出来,你在地上撒欢地跑来跑去。
你在前面跑,我在后面追,你不时地扭头看看我有没有追上来。

你可以吃的东西更多了, 我在网上给你买了一只吸盘碗,想把碗吸在婴儿餐椅的小桌板上,想让你自己用勺子舀着吃。

你看到我拆出快递,里面拿出一只彩色的小碗,里面有小筷子,有小勺子,小叉子。你马上察觉出来这是给你买的,就伸手问我要。
我把碗吸在你的小桌板上,你想把碗端在手里,但是怎么都没法让碗离开小桌板,气得光发泄。

把我们给看乐了,我帮你把碗拿下来递给你,你一手挥舞着碗,一手挥舞着勺子。

这个样子让小孩自己吃饭看来是有很大难度,发明吸盘碗的人想来是没有想到这一层去。

你有耐心的爸爸,每天给你喂饭,小小的小孩站在婴儿餐椅上,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的爸爸一勺一勺地给你喂饭。
蔬菜粥、汤面……这些带汤水的都没法让小孩自己用手抓着吃。

你还有爱好烹饪,好琢磨的妈妈,每天在厨房给你做饭,五颜六色的粮食,五色的蔬菜,肉,蛋……调一点核桃油。

妈妈端出你的辅食,笑着对你说:“来吧,井井,开饭了,和爸爸一起吃饭好不好。”

你每天都不好好吃饭,吃几口就光往外喷。但是爸爸从来没有不耐烦,每天都给你喂饭。

妈妈闲的时候总是说:“人们都说是养孩子含辛茹苦,我看容易得很嘛!”

彭姐说:“黄金每天有爸爸喂饭,有爸爸陪着玩,我也帮你一起看着黄金,你能不容易嘛。”

但是,井井,无论妈妈多么粗心大意,无论妈妈是不是能分出时间陪你玩,你最信任的依然是妈妈。
只要躺在妈妈身边睡觉,就一夜睡到天亮。夜里哭了,看到妈妈来了,马上就不哭了。

在这里,我看到了这个世界最纯粹的爱。
它不是婚姻关系,随时可能解体,分道扬镳。
它不是兄弟姐妹的情谊,随着成年,随着拥有各自的家庭,渐渐疏远。
它也不是朋友,可能随着各自成长,境遇的不同,收入的差别,最终渐行渐远。

也源于你给予我的爱,我生出无边的勇气。

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阿乐博客 » 两只公鸡的陪伴,也是爱的表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