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乐随谈的图片

今年高考的成绩逐渐浮出水面,我不禁想起我上过的高中来,想起这所学校历史上曾经还是洋气过的。

不是说她的建筑,也不是说她的设施,而是说从这里走出去的人才。从早先年间建国的先驱,到后来各行各业的精英,可谓是继往开来,薪火相传。

然而到了我上学的90年代,学校慢慢倾颓了,以至于要为了创建省重点而做工作来迎接检查。

现在想来,迎检也不失为拉动生产力的好办法,至少是促进一个单位、一个公司向好发展的正能量。

乡下人家来了客人尚且要打扫庭院,收拾屋子,相比之下我们学校就郑重多了。刘姓的校长大刀阔斧:首先,把学校主要通道两旁几十年来遮天蔽日的梧桐、柳树之类全都砍了头,只留一根根主干;其次,教学楼的墙面全部粉刷,所有教室和办公室的门口悬挂玻璃框装好的国画(作者为彭姓美术老师一人);最后,所有花圃重新打理,统一清空,种上绿植。

话说那个年代,像我这样的农村学生本来就是不多于受待见的。同学间穿耐克的对穿塑料凉鞋的尚有点天然的鄙视,遑论久经职场的班主任了。然而有一天班主任煞有介事地给我们农村学生开了个会,要求每人带几斤十来斤麦子到学校来。

班主任的话还是相当管用的,很快学校后勤处多出了很多麦子。想想当时应该是三月份吧,根本就不是播种的季节,然而麦子还是全都被撒到了所有的花圃里。

没过多久,牛哄哄的检查团如期而至,西装革履的刘姓校长带着一众教职员工立在校门口,满脸堆笑地恭迎大驾。众人阔步走来,极目之处,但见我校学生个个精神焕发,环境处处干净整洁,宽敞的柏油路两边,断头的梧桐树绽出新绿,花圃里郁郁葱葱全是麦苗冒充的绿草,当下心生欢喜,加分,加分,必须加分!

不久后,喜大普奔的消息传来,迎检获得全面通过,学校重获省重点荣誉称号。

设想一下,假如梧桐树没有被砍头,假如教室门口没有挂画,假如花圃里没有新绿…检查团心里一不高兴,也许就把我们学校pass掉了。

弹指一挥间几十年过去了,现在早已有了台湾二号、百慕达、海滨雀稗、剪股颖等等各类草坪,哪里还用得着撒麦子来冒充——特别是没在播种的季节,这种行为多少是有风险的。当然,作为刘姓校长而言,敢为天下先,敢于突破常规,也很有魄力。这么会来事的人,想必后来肯定也是要升官的。

至于那些麦子嘛,检查过了没多久就被铲除得干干净净,毕竟只是装装样子的东西罢了。

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阿乐博客 » 麦子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