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乐随谈的图片

菊香和爱枝门对门住着,做了五十年的邻居,吵了五十年的架。本来是一起嫁到这个村的小媳妇,因为一点小事有了第一次争吵,不想竟然有了嫌隙,后来动辄就因为鸡毛蒜皮的事磨嘴皮子,架一吵就是五十年。
两个女人互相看不惯,家里人也跟着受牵连,两家男人碰上了互相打个招呼,发根纸烟,或者孩子们相跟着一起上学去了,要被女主人知道了,总要连哭带骂地数落上半天,渐渐的两家的男人见了就没话了,孩子们也不往一块走了。
刚开始两人吵架难见高下,后来有一次爱枝拿孩子说事,就把菊香斗败了。爱枝说我生了仨小子,你生了仨丫头片子,你还硬气甚嘞!菊香就被噎住了,噙着泪扭身跑回了家。下一次吵架时,菊香才把想好的话还了爱枝,“仨小子咋了?孝顺了,闺女也一样,不孝顺了,一百个小子也不顶个屁用!”
慢慢地,两人吵架也上升到了登峰造极的境地,那就是一人搬个小板凳,坐到自己家的大门口,板凳旁放着暖水瓶和一个碗,然后开始隔街对骂,骂一阵喝一口水,骂一阵喝一口水。
吵着吵着孩子们就大了,菊香家的三个闺女都远嫁了,爱枝家的三个儿子进城的进城,打工的打工。两个人吵架远没了年轻时的气势,但这架还得吵,都吵了半辈子了,不吵两人心里谁也不得劲。
两人吵架,不知不觉就换了一种方式,拖着长腔,像戏曲里的“清流水”一字一板的,有节奏,有韵律,变得好听起来。又吵了几年,两家男人熬不住,都给吵没了。
再后来爱枝的耳朵出了毛病,菊香骂完一句,她总把手拢到耳朵上,大声问一句,“你说甚了?我没听清!再说一遍!”认真的样子像在对台词。
菊香就提高嗓门重骂一遍:“我说你不是有仨小子撑腰嘞!你咋不硬气了?”
爱枝撇撇嘴,苦笑道:“死老婆子!多少年了,这话你还记着?不要笑话我!你咋不去闺女家住啊?”
菊香就嘟嘟囔囔地低声骂着,干脆赌气搬了板凳往院里走,大声冲爱枝说:“不吵了!不吵了!做饭!”
知道爱枝聋了,菊香再想和爱枝吵架时,就在门外捡个小石头,扔到她家院里,爱枝看见了,就会搬个小板凳出来吵架。
终于菊香也病倒了,睡了个午觉醒来,嘴就歪了,从炕头抓了老年机过来要给闺女打电话,一张嘴光流涎水,呜呜哇哇地说不出句囫囵话。
爱枝等了两天,见菊香没往她家院里扔小石头,就找到了家里,见菊香躺在土炕上,嘴巴歪了,一见她呜呜地就哭开了。爱枝也扯着嗓子哭,捶着炕沿骂,“你个死老婆子,咋成这样了?快起来!我送你去医院!我送你去医院呀!快点给咱好起来,咱俩还没吵够嘞!

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阿乐博客 » 吵了五十年的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