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夜行》细思极恐的是什么?

阿乐随谈的图片

妈妈已经多次向我推荐《白夜行》这本书了,但苦于它近50万字的长度,一直没有被排上日程。
我终于在今天将它拿下了-8个小时的时间里,我丝毫没有感觉到艰涩,果然,故事性的书籍总是更容易吸引读者。
当我合上书,一股苍凉之感涌上心头。
桐原与雪穗,两个共同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人,一个在明,一个在暗,像硬币的正反两面,双生着共存。
即使在我阅读到本书的三分之一处时,我依然十分厌恶雪穗,我认为她是一个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的人-她负责上流,桐原则在永无天日的角落里承包了所有下流。
但是反转总是突如其来,当20年前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时,我才明白,她也是一个被命运玩弄的可怜人,她费尽千辛万苦将自己和过去的日子绝裂开来,为的只是忘记命运在她身上犯下的罪恶。如果真相换来的不是同情而是讥讽和嘲笑,那么她宁愿用更恶毒的方法抹掉过去。
“屉垣脚步蹒跚地走出警察们的圈子,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,她的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。
她一次都没回头。”
对啊,她用了20年的时间把自己从那个破败的小镇里,从那些戳人的流言里,从那段被生母出卖的日子里拯救出来。走向上流的每一步都像是背水一战,因为没有后路,所以她的眼里只有前方。
而桐原,亲耳听到自己的母亲与家佣的丑恶行径,亲眼看到生父对雪穗的蹂躏,生活从来没有心疼这个男孩,他日后对旁人的冷漠和残酷大抵都来源于没有爱的童年。
他选择只身前往罪恶之地,即使双手沾满鲜血,即使永远无法拥有姓名,即使再也见不到光明,也要保护雪穗再也不受任何伤害-保护他生命中仅存的美好。
故事中的所有人都是可怜的,无论是为了真相荒废了自己大半生的屉垣警官,还是为此付出了生命的私家侦探今枝,亦或是惨遭侮辱的美佳,他们都是雪穗成就自己的牺牲品。
在雪穗即将达到自己人生的顶峰时,她如是说:
“一天当中,有太阳升起的时候,也有下沉的时候,人生也一样,有白天和黑夜,只是不会像真正的太阳那样,有定时的日出和日落,有些人一辈子都活在太阳的照耀之下,有些人不得不一直生活在漆黑的深夜里,人害怕的就是本来一直存在的太阳落下不再升起,也就是非常害怕原本照在身上的光芒消失。”
但是我无法憎恨雪穗和桐原,他们都不是凶手。
我只是同情在这个过程中牺牲的人,他们用死亡映衬了雪穗的光芒-诡异,圣洁,又血腥的光芒。
而真正能被称作凶手的,只有命运……

未经允许禁止转载
阿乐博客 » 《白夜行》细思极恐的是什么?